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山西新闻网 地市频道 晋城频道 魅力城市

陵川县夺火乡——望一眼,恐怕你的血液也会被点燃

时间:2017-11-17 08:55来源:山西新闻网晋城讯进入论坛手机读报

  山西新闻网晋城讯 夺火乡位于陵川县城的东南部,与泽州县和河南的修武县接壤,是陵川地域面积最大的乡。这是一个充满了神奇色彩的地方。据传,其原名为“铎壑”,是春秋时期铎遏父的封邑,后来被讹传为夺火。虽然官名为夺火,但是,陵川很多人叫夺火的时候,发音仍然是“铎壑”,尤其是丈河一带,稍微上点年纪的,仍然称其为“铎壑”。想来,夺火一名,由来也不算太久。

 

微信图片_20171117085048


  铎遏是一个古老的复姓,《左传·成公十八年》中记载,“铎遏寇为上军尉。”《通志·氏族略四》,“铎遏寇以铎遏为复姓。”由此可见,铎遏父就是一个复姓铎遏,名字叫父的人。而封邑则是古时帝王赐给诸侯、功臣的领地。铎遏父到底是何人?又是哪位帝王赐了他封地?已不可考。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在春秋时期,夺火就已经是一片较为繁荣的区域了,否则也不会拿一块荒芜之地赏给自己的功臣。

 

微信图片_20171117085100


  的确如此。夺火自古以来就是交通要塞。由境内而过的礼夺路,经长治的西火,高平的建宁、拥万,陵川的附城、丈河、夺火,最后在夺火与陵修路汇合,一直到河南修武,历来就是连接河南以及山西境内陵川、高平、长治的交通要道。   我的家乡附城镇南马就在这条线路上,南马历史上的繁荣与这条古道息息相关,因为处于长治西火和陵川夺火的中线上,所以成为重要的驿站,南来北往的客商在这里休憩,南马逐渐成为陵川人口最多的村子,并成为陵川八小镇之一。至今,这条路仍然是陵川非常重要的通道,只是多年失修,破烂不堪,据说今年正在维修,但愿能早日修成,以福佑我家乡父老。


  比礼夺路更为古老著名的是夺火境内的勤泉路工口(寡妇路),它曾经是晋豫两省的重要关口,如今虽被废弃,但仍然是云台山景区内连接河南和山西的重要通道。三千多年来,或者是更为久远的年代,中原人由此北上,或者是太行山人、北方牧族由此南下,物资由此交换,文化在此交融,战争在此展开。

 

微信图片_20171117085109


  据《陵川县志》记载,明清时期,潞安、高平等地的商贩就由此处往来。雍正十二年,泽州郡守朱樟在通往修武旧有小路的基础上,进行了重修,并于第二年在此地设立了管寨,派三名管兵把守,一则是防止商贩贩卖硝铵和硫磺等军事物资,另外一方面也防止盗贼出入,阻止野兽对人的伤害。


  1999年的时候,我曾有机会到这里采访,正是陵川和修武两地抢夺云台山风景区的时候,争夺的重点就是寡妇路。时任夺火乡乡长段培俊给我讲述了两地争夺时的场景,河南方面戴着头盔往上冲,陵川方面占据寡妇路,用滚石做武器阻止,颇似古时战争的场面。


  实际上,勤泉路工和经由马圪当乡的白陉古道,是古代晋豫两省通商贸易的重要通道,也是军事要道。有意思的是,这两条路都是沿河而建。勤泉路工是在发源于夺火乡的卫河的两条支流冲刷出来的河谷中建成的,实际上就是在云台山景区亚洲第一瀑布的边上,依着悬崖,硬凿出来的一条路;白陉古道则是沿着磨河、峪河修建而成,相对较为平坦,是古代上太行山的“高速公路”,是为官道。太行山太过雄伟,只有河水可以将其冲刷出口子,在河谷的边缘较为平坦之处,人们找到了出山的路,日积月累,走得多了,再加上民间的投入和国家的支持,慢慢就形成了古道。


  “有水的地方才有路。”夺火乡(马圪当乡)的这个事实,对于进出太行的路又有了新的注解。


  山水相依是夺火乡最显著的特征之一。这些年来,夺火乡的凤凰村是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凤凰欢乐谷也成了一个著名的景点。凤凰欢乐谷清幽秀丽,岩高树密,峡谷深深,瀑瀑连连,行走其间,小溪欢唱,鸟鸣声声,真是无比的清爽。特别是那道巨大的石门,日日溪流唱着歌奏着乐从脚下穿过,成为“石门流翠”的奇特景观,让人不得不惊叹造化的神奇。

 

  源出凤凰欢乐谷的河流叫门河,经过古石水库,与由北而来的磨河相遇,汇聚成峪河,流入河南辉县境内,成为卫河的支流。


  源出夺火南岭的卫河源头双头泉,和勤泉相遇之后,在云台山风景区内形成了海拔340米的亚洲第一瀑布,经过修武,汇入峪河,也成为卫河的支流。


  不仅是水好,夺火的山也好,蜿蜒连绵,一座座连着一座座,蜿蜒起伏,形态各异,姿态万千。夏日里,山山苍翠,虽无高大之森林,却有密布之灌木,铺天盖地,恣意汪洋,放眼望去,全是绿色,深吸一口,连空气都是绿的;秋日里,峰峰红艳,漫山遍野,层林尽红,透着豪情与热烈,望一眼,恐怕你的血液也会被点燃。超过85%的森林覆盖率,让这里就像一座天然氧吧,沁入心脾的都是自然的清芳。

 

  最让我向往的是夺火乡境内的塔水河古人类遗址。试想,站立于遗址前,遥想两万多年前,最早的陵川人于此发祥,生生不息,走向四方,成为今日之景象,怎能不心荡神摇?或许,在那个年代,我们的古人正是通过勤泉路工的那条山路,走出大山,融入到了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的建设中,成就了中华文化大融合的一段辉煌呢。(李军雷)
责任编辑:路静波

相关链接

网站声明

山西日报、山西晚报、山西农民报、三晋都市报、良友周报、山西经济日报、山西法制报、山西市场导报、百姓生活资讯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山西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
  山西新闻网版权咨询电话:0351-4281485。如您在本站发现错误,请发贴至论坛告知。感谢您的关注!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山西新闻网(或山西新闻网——XXX报)”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图片新闻
商务链接